我是響水人

我是響水人

 

作者 殷巖泉

 

“我是響水人”是我每天都要說很多次的話,向客戶、向同事、向朋友、向家人、向陌生人,甚至也向響水人,目前已經說遍全國,將來還要說遍世界,說遍上下五千年。

為了追尋夢想,我離開家鄉——江蘇省響水縣,一個美麗的蘇北小縣小城。但是,不管漂泊到哪里,鐘靈俊秀的南國,還是千里冰封的北國,在自己的心里,永遠矗立著“云梯關碑”,永遠流淌著大潮河,永遠飄渺著開山島,還有記憶中小學同學母親的吆喝聲——“山芋和山芋干煮熟了,你們快來吃啦,再不來我就要端去喂豬了!”

作為響水人,是很榮耀的事。

響水縣位于江蘇省沿海東北部,在鹽城、淮安、連云港三市交匯處??h域呈長方形,總面積1461平方公里,總人口62萬,大陸標準海岸線43公里。東臨黃海,與日本、韓國、朝鮮等國家隔海相望。響水縣轄8個鎮、3個工業園區,縣政府駐地響水鎮,是“響水口橋口水響,連云港海港云連。”著名楹聯的誕生地。

“天下第一關,并非山海關,而是我們家鄉的云梯關。”經過考證后殷巖泉如是說,而且到處說。遙想當年,大唐初盛了,萬國來朝,大明更強時,鄭和下西洋,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海關——響水云梯關,是何等的壯志凌云,氣吞萬里如虎!現如今,位于響水縣黃圩鎮云梯村的“古云梯關”巨碑仍在訴說:自唐代到清代的一千年間,這里一直是歷代海防重鎮、交通要道、險要河防、宗教盛地和商貿集散地。古云梯關是“江淮平原第一關”、“東南沿海第一關”和“天下第一關”的美譽,名副其實。

大潮河,也稱灌河,是蘇北一條著名的河,響當當的威名,在響水人的心中,甚至壓過另一條縱貫響水的舉世聞名的河——京杭大運河。灌河,發端于皖北高山,自西而東流過淮安、鹽城、連云港三市,全長75公里,在響水境內流程40公里,終于注入浩瀚的黃海。灌河是江蘇省唯一在干流上未建閘的天然入海潮汐河道,河寬水深,四季不凍,終年通航,是十分難得的“黃金水道”,被稱為“蘇北的黃浦江”,但是卻比黃浦江更具靈氣,更具神奇。因為在灌河里,生長著河中珍奇——鮮美絕倫的四鰓鱸魚、小鲓魚、小銀魚、小蟹,還有那些每年春夏之交從大海逆流而上,到響水口“老龍王廟”拜祖產仔的“江豬魚群”。

開山島,與花果山隔海為鄰,島上住著“二郎神”。島主“二郎神”是非常著名的響水人,與花果山山主“孫悟空”相比,武功旗鼓相當,但是“二郎神”卻出生高貴并在神仙界擁有“正式編制”,而且是玉皇大帝的外甥,屬于皇親國戚;“孫悟空”卻出身草根,無父無母,經過九九八十一難的努力打拼后,也不知道是否升職為所謂的“成功人士”。位于灌河入??谕獾拈_山島,外形呈饅頭狀,海拔36.4米,面積19.5畝,全島由黑褐色的岸石組成,屬基巖島嶼,怪石嶙峋,陡峭險峻。島上無樹木泥土,亦無淡水水源,兀踞海天之間,煙波浩淼之中。南、北、東三岸為巖石陡崖,西南為水泥岸壁碼頭,高潮時才能靠船登島。登島遠眺,水天一色,海鷗飛翔,據說有“波浪看如倒,蓬萊望若林”之詩境,被響水人稱譽為“海上布達拉宮”,自古墨客騷人,不惜冒險涉海登臨,吟詠良多。根據以上島況,作為開山島常住居民,必須能不吃不喝,必須能飛來飛去,不僅要耐得住寂寞,還要有“三只眼睛“眷顧國內,放眼海外,所以也只有“二郎神”有本事在此居住。那么,敢于分如此劣等家產給神通廣大“二郎神”的人究竟是誰?經憤憤不平的殷巖泉考證,應該是“降得住孫悟空”的其舅玉皇大帝所為。我們響水人愛地如命,也只有不毛之地在“分家析產”時才舍得分給外姓親戚。“祖籍張灣村的玉皇大帝,就是最著名的那個響水人,你不知道嗎?”對自己研究成果深信不疑的殷巖泉經常如是問。

山芋、山芋干、山芋干酒,都是響水縣的特產,也是一代又一代響水人揮之不去的永恒記憶。但是,我更想說的是鹽、鹽化工,還有鹽城人中的響水人。

著名大氣物理學家陳洪濱研究員,是我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的師兄,他也許是響水縣第一個考入該校的響水人,而我也許就是第二個考入該校的響水人。對了,我們讀書時的校名是南京氣象學院,后來才更名為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我是響水人。”遇見新老師,碰見新同學,我這樣介紹著自己,換來的第一個問題竟然都是:“響水,是什么地方?”這樣尷尬事情的經常發生,肯定不賴我,要賴也只能賴陳洪濱師兄不如現在有名氣!于是,我就邀請一批同學來鹽城玩,“燕舞,燕舞,一曲歌來一片情!”我比劃著當時鋪天蓋地的燕舞收錄機廣告,介紹著鹽城,實際上將同學們帶往的卻是離鹽城很遠很遠的“西伯利亞”——當時幾乎是江蘇省最窮縣的響水縣。

同學們在只有一條柏油馬路的響水小縣城里,玩得還挺開心。為了更開心,我們就奔向離海最近的陳家港鎮親友家做客。親友正在廚房里驚天動地、大動干戈,突然發出一聲最高指示:“殷,你們去街上拿點鹽來,家里的鹽巴用完了。”正在看電視劇的殷立即傳令,讓同學們出去體驗一下生在產鹽區的好處。很長很長時間以后,兩個同學拖著疲憊的步履回來復命:“跑遍小鎮商店,沒有一家賣鹽。”殷飛起一腳踢過去,大怒:“你們兩個笨蛋,你們隨便朝那家門口一站,說大爺、大嬸,我要點鹽,他們就會送你一麻袋鹽讓你們背回來的,因為這里是鹽城。”

“我是響水人。”我向北京土著岳父母介紹自己,于是奠定了在他們心目中窮女婿的社會地位。這次就不能再賴師兄陳洪濱一個人,這太不公道,要賴就賴這撥在北京奮斗的響水人太不努力了。痛定思痛之后,只好自己也加入進去共同努力奮斗。于是,辭職下海創立自己的理論體系并到處推廣,開辦網站并在全國各地設立分公司和辦事處,還做律師寫文章到處得瑟著企圖揚名立萬。

我堅信:因為沈從文,所以鳳凰;因為殷巖泉,所以響水。一切皆有可能。

 

注:作者殷巖泉,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響水人在北京》執行主編。

 

服務聯系電話:(010) 65082733   85951712   13521501588   郵箱:yanquan@fwzdy.com
 
北 京 中 堅 陽 光 信 息 服 務 有 限 公 司

2007,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華企互動
特级欧美a级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