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氏唯美情感小說:手動乳尖

手動乳尖

 

——結婚前,我有10個老婆

 

作者 殷巖泉

 

序言

 

結婚前,你與多少異性有過親密關系?對此問題,主人公夢華的回答是,如果以手動乳尖為標準,結婚前,我有10個老婆。

夢華的婚姻態度是,高標準,低要求。“只要女孩愿意,我也不反對。”夢華常這么說。本來,夢華本人長相端莊,性格豁達,本科畢業,事業有成,家境優良,實際上是很容易找到女孩結婚的。但是,現實生活中,卻正好相反,夢華談過的對象超過百人,卻沒有一個領證的。

那么,原因何在?夢華說:“我也急呀!我也想知道呀!”于是,在作者的逼迫下,夢華講出與10個有過親密關系的女孩的故事,以供社會學家巖泉先生分析出他總也結不了婚的原因。

 

一、白衣天使

 

夢華的老家在江蘇省一個風景如畫的小縣城。夢華大學畢業后,便回到父母身邊,被分配在縣中教書。

夢華家鄉找對象是有傳統和規則的。在農村,一般由媒婆上門說合,通常是男方派遣媒婆登門女方。而媒婆的口頭禪常是:“他們家條件好啊,有三間大瓦房!”于是,女方家就會同意一半了。但是,在有正式工作的年輕人,特別是象夢華這樣大學畢業分配到工作崗位的,經濟條件卻不是主要的,主要要考慮身份問題。當然,也有固定的模式,比如中學教師找醫生或護士,機關工作人員找小學老師或幼兒園老師等。夢華家和夢華的理想就是,找一位從農村考出來的醫生或者有點家庭背景的護士。

夢華同時看中兩個人。一個是很有才華的縣醫院醫生,一個是下面鄉鎮醫院的美女護士。夢華的策略是,家里人需要看病,就找縣醫院的醫生,而一到星期天,就不遠幾十里騎車去會見護士。夢華是非常愛護士的,主要是護士太美了。有一次,夢華在五一節來看美女護士,正好宿舍中的其他人都放假回家了,只有女友護士因為加班,一個人要晚上住在宿舍中。由于騎車幾十里,草草吃了點護士從飯堂打來的飯菜,就和小護士說:“你值班去吧,我躺一會就騎車回城,明天早上還要參加學校的升旗儀式,主要是上午第一節和第二節還有課。”護士說:“你看你臟兮兮的樣子,將臟衣服都脫了,然后將我的被子翻過來蓋!”然后,就上班去了。

由于是夏末秋初,夢華身上本來就沒幾件衣服,褂子和褲子一脫,就只剩下短褲了,立即鉆進美女的小薄被中。聞著被中女孩的奇香,夢華深沉睡去。突然,夢中似有雷雨聲,夢華睡得更香了。

由于下起了瓢潑大雨,到下午4點鐘時,值班的老醫師就對護士說:“你先回吧!”小護士終于鼓起勇氣,沖進雨中,向宿舍狂奔……當然,幾分鐘的工夫,就進了宿舍;當然,幾分鐘的工夫,也就成了落湯雞。

護士撞門而入的聲響,驚醒了熟睡的夢華,一看,壞了,門外天上地下,已被水連成一片,心里暗暗叫苦:“今天走還是不走?幾十里土路,可怎么走?”突然,奇跡出現了。從來在自己面前象天使一般高貴的美女,竟開始脫衣服了。要知道,死皮賴臉認識幾個月,自己手都沒敢拉過的人,竟開始在自己10米外脫衣服了。由于是女護士宿舍,有十幾張上下鋪的床擠在一起,還有很多女孩掛著的大衣服、小衣服等擋住視線,即便如此,天下最美的風景還是不可阻擋的在夢華眼皮下開幕:美女先將嘩嘩滴水的白大褂脫下,隨手拋向門口的一個大紅盆,但身子一歪,竟沒扔進去,只有三分之一的衣服搭在盆沿上;美女又脫下短膀褂,這時夢華竟熱血沸騰,下面也硬起來,主要因為美女竟沒用乳罩,兩個圓鼓鼓的小山包,美得難以形容;接下來,美女開始脫牛仔庫,本來穿著牛仔庫的修長的腿,小而緊繃的臀,就充滿了美感和青春氣息,夢華瞪大眼,終于看到粉紅又透出里面白膚的小三角短褲最先露出來,接著便是又長又白的腿。這時,夢華已經忘卻時間,忘卻空間;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了,美女竟然右手直下,可憐的小短褲應聲而下,接著“啪”的一聲,被扔進紅盆,正中。美女裸著美,帶著正往下滴水的頭上面的黑和下腹部的黑,沖向臉盆架,向盆里倒進熱水,又加進很多涼水,從上而下清洗自己的玉體……

美女背對著夢華,就是水珠直往下滾落的玉體,夢華的下面就開始堅持不住了……紙在哪,實在沒有發現紙呀!一咬牙,夢華將短褲脫下,揩了幾揩,塞進枕下。就在自己手忙腳亂的時候,美女竟突然拉亮了燈,向自己的床沖過來。

“??!”她突然發現一個可惡的腦袋,正驚恐地盯著自己。于是,兩個人都嚇傻了。夢華一絲不掛地鉆出被子,將美女拖了進去……

“秀色可餐啦!”第二天早上5點,夢華時而騎車,時而扛車地行進在泥濘的進城土路上,心里一直念叨著這幾個字。7點半趕到縣城時,才覺得太餓。也是,因為昨晚與美女太忙,沒顧上吃晚飯。

夢華買了10根油條,每根油條就好象一個美女那樣可愛。“可惜不是處女,但我可是處男呀!”夢華心有不甘地想道。

破處后的夢華,在女人面前終于游刃有余。終于,終于有一天,腳踩兩只船時,有一只翻了,接著另一只也翻了。“我每次進商場去買鞋,如果只有一雙鞋,我就買成了;如果有很多鞋,我就買不到鞋了!”夢華總結著教訓。

 

二、人民教師

 

“找一個教師也不錯。”夢華常想。夢華的觀點得到了全家的支持。但是為什么夢華突然將選擇由白衣天使轉換成人民教師呢?原來,在與前兩個女孩交往中,夢華突然發現,醫務工作者也太不怕臟了,剛摸過病人的屁股,又洗蘋果給自己吃,太受不了。“將來與我賭氣,會不會給我下藥呀?”夢華心中充滿了疑慮。

這次,夢華同時看中三個人。分別是縣城中心小學的A、某鄉中學的B、家里附近當幼兒教師的C。

夢華與A交往的策略是每天接送A上下班。

夢華與B往的策略是每周抽空下鄉看望B。

夢華與C交往的策略是經常晚上抽空去C家聊天,并幫助輔導參加成人大專的考試。有一天,正巧C的父母都下鄉了,乘C出去上廁所之機,夢華將桌上的時鐘往回倒撥2小時。不知不覺,時鐘指向10點。C說:“我送你出門吧,否則大門就被上鎖了。”夢華說:“那就快點走!”但心里卻想:“大門早被上鎖,因為已經12點了。”終于,C說:“完了!完了!大門鎖了!”于是,C拉著夢華的手往回走。其實,C在心里想:“小笨蛋,現在已經11點了,還不鎖門。要不是一個人在家害怕,我才不將始終撥慢1小時呢!”

兩個心懷詭計心照不宣的孤男瓜女,終于回家,關上了大門。“后來,據說她父母吵過幾仗,原因是她母親發現少了三個套,非逼她爸交代外遇問題。”夢華常這樣說,也不知是杜撰的,還是C告訴他的。事情真相,不得而知。

終于,夢華同時被ABC聯合拋棄了。同時,夢華在家鄉“花心”的名聲也不脛而走。

“下次一定要專一,不能太花心!”夢華告戒自己。

 

三、旅游中專學生

 

為了改變一下生存狀況,夢華辭職離開了家鄉,來到了省城南京,聘用在一家報社工作。

由于報社承擔著科技信息采編業務,需要能跑、能說、能寫、能喝酒的“四能”人才,夢華正好符合條件。所謂能跑,就是要能經常出差;所謂能說,就是要能夠與各級政府官員和各類企業家談得來;所謂能寫,就是要能寫文章;所謂能喝酒,就是酒量要大,因為各級政府部門和各類企業都會將你當成上級領導進行接待,如果酒量不大,那就無法開展工作。對夢華而言,工作雖然辛苦,但回報也很有誘惑力。其一,每做成一筆業務,就有15%的提成;其二,這才是夢華最看中的,就是為了工作,報社會配秘書,而且一定是年輕漂亮的女秘書。

報社先給夢華配了秘書A,A秘書是從其他單位借用而來,主要陪夢華跑揚州的各級政府和企業。終于,在第二次出差時,喝多了的兩人被企業的工作人員送到了一個房間。后來,第三次出差時,兩人干脆雙宿雙飛。如此這般幾個月后,A秘書覺得再陷下去無法對男朋友交代,主動撤退了。

報社再給夢華選配秘書B時,吸取了教訓,從一個旅游學校選擇了一位典型的金陵美女,而且據說是剛與男朋友分手的,所以總想出差去散心。但是,由于對A舊情難忘,夢華帶著B出差揚州時,竟敢對美女B視若不見。B美女心中生氣,設下一局。晚飯后,美女B要求夢華陪同去長江邊散步。深秋的江邊,干瘦的蘆葦瑟瑟,美女也越來越冷,直往夢華懷中尋求溫暖。突然,美女腳一崴,通知夢華走不動了,也不能走了。夢華無奈,半拖半抱,終于將美女弄回旅館。也就在回來的過程中,兩人有了很多肌膚接觸。

夢華躺在旅館的床上,思念著上任秘書A.。“A成熟穩重,每次從來都將自己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條,將自己的生活照顧得周周到到。那里象這個小女生如此麻煩!”夢華想著想著,漸入夢鄉。突然,服務員來敲門:“你秘書說胃受了涼,不舒服,讓你過去看看。”夢華極不情愿地起床穿衣,直奔秘書房間。一推門,門竟然沒鎖,夢華有點生氣:“要是省委文件丟了,怎么得了?”明亮的電棒燈下,秘書有氣無力地半躺在床上,只有美麗的小臉露在被子外面。夢華有點不忍,心里想:“一個剛20歲的學生,在家嬌生慣養的,現在竟被我吆來喝去的。”于是,關切地坐在床沿,用手摸著美女的頭說:“也不燙呀?”美女說:“胃疼,在下面!”說著,慢慢地將被子往下移動,先露出粉嫩的脖,再露出如美玉一樣的胸……順著被子的移動,夢華的眼直直地看下去,終于看見了涂著紅甲的玉腳。

“轟,轟”兩聲,夢華大腦一片空白……

第二天早上,趁人少,夢華從美女B房間溜出來,直接上街買來油條和豆漿,送到美女B的床前。然后,夢華秘書才退出來,因為從現在開始,領導每天都要在床上用早餐了。

 

四、副部長之女

 

隨著工作的變動,夢華調動到京城一家部級機關工作。美女B因父母在南京,不愿離家,終于與夢華失去了聯系。

“你有對象嗎?”一天剛要下班,夢華的領導關切地問。“沒有!”夢華很不好意思。“那你跟我去吃飯吧,今天我要去見我的老領導,他原來是副部長。”領導邀請道。夢華一想,反正在京城也無家可歸,既能混一頓晚飯,又能見一個大官,何樂而不為?于是干脆回答:“求之不得!”殊不知,領導心里的回答也是:“求之不得!”

這是一家夢華從未敢進過的大飯店,一進包間,夢華就看見特大號桌上,一個特別大的長盤中,臥著一只有1米多長的紅紅的大龍蝦,后來夢華才知道那是著名的澳洲大龍蝦。

來的人好象都是老頭老太,但一看舉止言談,好象都是大干部,不過,他們在職務前都加了一個“老”字,比如他們互相稱為“老首長”、“老部長”、“老局長”等。所以,夢華判斷他們都是退休的老領導。“也不知這頓飯誰買單,看樣子沒有5000元下不來!”夢華一直想著這樣的問題。反正,除了自己領導外,自己誰也不認識,再說,他們好象也久未聚會,相談甚歡,無暇他顧。

正式開吃時,突然來了一個200多斤都不止的婦女,估計比夢華也大不了幾歲。她站起來,給每個人發名片,夢華一看,原來她是一家自己聽過名字但從未見過一家報紙的記者。雖然胖,雖然黑,不過說話卻有水平,而且有大家之氣:“最近,做了一個小業務,掙了點小錢,所以請各位叔叔阿姨聚聚!當然,今后還請多多支持我的工作。”該女孩的話歲含蓄,但夢華也聽出來,大概是在坐的人中,有一位利用老關系,幫助女孩拉到一筆不小數目的贊助,所以發了小財的女孩今天是專門來“破費”的。

不知不覺,聚餐2個多小時了。趁他們談話之機,夢華專門向龍蝦下手,而這些老者,卻并不動龍蝦,只是吃一些青菜之類。“大概是吃膩了,或者怕麻煩,或者怕有失身份!”夢華想,手和嘴卻不休息。不過,幸運的是,大飯店就是好,每隔幾分鐘,戴著塑料手套的美女服務員就會用玉手,將夢華面前的龍蝦殼清走,同時換上新的盤子。所以,盡管吃得最多,但面前蝦殼卻并不多。

酒過三旬,菜過五味,老同志們終于放開了,有人放下架子,赤搏上陣,向龍蝦下手了。突然,一個老太提出:“你家姑娘何時結婚呀?”于是,眾人話題都轉移到這位又丑又胖的老姑娘的婚姻大事上。因為自己一直要找美女,所以夢華從未想到此事會與自己有關。飯后,與領導送別各位長輩后,夢華就回宿舍了。

三天后,夢華的領導突然通知:“你運氣不錯,我隨意推薦的,人家還看中你了。”“天哪!”夢華頭都大了。然后,領導從老部長家里有好幾套房子,一直談到夢華將來兒子的戶口問題、上學問題,甚至考大學問題。夢華一想:“也是,自己上大學時,自己的下鋪,是北京考來的,總分竟比自己少100多分。為了能有一套房子,當然更為了自己兒子的未來,就干吧!”所以,夢華終于在北京有了第一個女朋友。

“每天晚上象做惡夢似的!”每當回憶起那段與丑女同居的荒唐歲月,夢華就感慨萬分。“直到他們家嫌我戶口不在北京,要我遷來,而我根本不同意,他們家終于決定放棄我,我的惡夢才結束。”夢華常說。

 

五、女秘書

 

夢華因婚姻問題,得罪了領導的老領導,在單位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受重用,獎金也越來越少。“將戶口遷到北京來,有什么不好?”領導最后一次來勸。“我在老家是停薪留職的,一旦遷移戶口,正式工作就丟了。”夢華爭辯著,其實心底想:“我實在受夠了!”領導有點不快:“那你就回去吧,不要到北京來呀?”但領導心里卻在罵:“傻瓜,傍上一棵大樹,還擔心沒工作,還擔心將來沒有美女!”

一個月后,夢華終于被解聘了。不過,也算因貨得福,在顛沛流離幾個月后,夢華時來運轉,受聘擔任某權威媒體的部門副主任,分管經營創收工作。在了解到夢華的特殊愛好后,部門主任忍痛割愛,將自己從四川外國語學院“騙來”的一個美女編輯,分配給夢華當秘書,以鼓勵夢華的工作積極性。

“四川美女,是我國著名特產,我最喜歡。”是夢華在秘書來報到時開始第一次說的話,此后竟說了幾十年,也許要說一輩子。“我叫燕燕,是川外畢業的。”美女紅著小臉,小聲地說。夢華只覺得一陣清香逼來,美女“靚”花了自己的眼,但美女美玉般臉上的絨汗毛,玉雕似的小手上的細長汗毛,卻根根可數。桃型臉,大眼睛,雙眼皮,長睫毛,短小的上身,細長的腿,鼓足的臀,夢華看呆了。“初次見面,請多關照!”突然美女用日語說起來,還配以笑彎了腰的標準日本鞠躬禮。夢華也笑起來,從心底里發出的笑。“我以前談過一個女朋友,是日本人,在北大讀博士后,但我們領導硬說她享受的是一個什么基金,是特務,不準來往。”美女終于不笑了,有點受打擊的樣子,也有點對新領導的肅然起敬,謙虛道:“這是我的第三外語,只會一點點兒。”

據說,有一個叫殷巖泉的學者,寫過一篇《論“異性效應”在工作中的運用》文章,剖析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現象。在前兩個月,這個真理主要體現在夢華身上。每天星星還未下班時,夢華就起床準備上班了;每天月亮上崗后,夢華才念念不舍的準備下班。在幾次邀請美女秘書與自己一道去飯店吃飯,而秘書總與其他秘書和編輯們一起嘰嘰喳喳沖向食堂后,夢華自己也終于開始刻意回避起來,但工作卻更賣力了。今天安排會見省長,明天安排會見書記;今天與某名人合影,后天再與著名企業家共餐;每隔幾天,就有一份文采飛揚的稿件,由美女秘書打字校對后在中國最權威報紙上發表。就這樣,夢華通過“挖井式”努力,突然有一天見水了。

“明天你有空嗎?我想去動物園玩,不會走。”美女秘書可憐兮兮地說。夢華心中狂喜,但卻不緊不慢道:“明天是周六了?家里還有篇文章要寫。”美女要哭的樣子出現了。“但是,我一定會陪你去!”夢華下定決心似的說。美女的臉上,最美麗的花兒瞬間開放,看得夢華心花大開。“十幾個周日,一個人苦苦支撐,現在終于有人先忍不住了。”早就知道一定有這一天來臨的夢華勝利了。

“你的手都凍紅了。”趁著燕燕賴在猴山邊不走的時候,夢華用兩只手捂著美女的小手,內心激動萬分,但小手竟沒有掙扎,夢華膽子更大,順勢吻了美女的耳下。美女終于嬌嗔:“討厭!”由于兩人第一次開始戀人生活,所以兩個人整整在動物園甜蜜了一天,親了美女多少次,夢華自己都難計算,好象將壓抑了幾個月的夢想,全部兌了現。出了動物園,回到報社附近,夢華又帶美女光顧了麥當勞解決了晚飯,光顧了藥店買齊了美女要的常備藥,光顧了超市買足了夠吃幾個月的零食。一直壓馬路到11點,才依依不舍地送美女會地下室宿舍。然后,心花怒放而又提心吊膽地盯住計價器打車回家,因為身上也只剩打車到家附近的錢了。

“我去過四川大瑤山區她家,她也去過江蘇海濱的我們家。”夢華說。至于我和她的關系,究竟發展到哪一步,由于屬于國家機密,實在不能寫進本小說。

 

六、大學生

 

這些日子,夢華失戀了,因為秘密談了半年之久的燕燕,終于抵擋不住做翻譯的夢想,離開北京,離開夢華,到昆明做翻譯去了。“將來一定會跟老外跑到外國的,凡是學外語的學生都是這樣的。”夢華心里想。于是,立志要找一個北大或清華的畢業生做秘書,最好能再兼秘密戀人。

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由于北大或清華的畢業生愿意做秘書的人太少,夢華只好降而求其次,找了一個人民大學中文系的實習生做了秘書。

“下班后我和秘書是從來不聯系的。”夢華欲蓋彌彰地向新秘書“宣傳”自己的觀點。新秘書肅然起敬。但是,幾個星期后,新秘書發現了問題。

“我們主任特喜歡看我的腿。”新秘書私下與同學說。“摸了沒?”立即有人打趣。“還沒有!”新秘書故意懊惱地說。“哈,哈,哈哈!”全宿舍的大學生們一起笑起來。

有一天,夢華正在與朋友們一起共進晚餐,突然手機響了,里面傳來女孩的哭聲。原來,新秘書遠在內蒙古家中的母親突然病逝。夢華連忙安慰并批準其立即回家。但過了10分鐘,手機又響起,里面缺無人講話。由于手機剛興起時,手機費太貴,所以喝多了的夢華也沒看來電,就掛機了。但是,僅5分鐘后,手機又響,夢華一看,原來是秘書宿舍打來的。連忙掛掉手機,借酒店的電話打過去。

“我沒有回家的錢,而且家里也沒有一分錢,還欠醫院搶救的錢。”新秘書在電話里邊哭邊說。夢華明白了,剛才幾個電話里,新秘書想借錢。“那需要多少錢?”夢華問。“至少要1萬元。”新秘書說。“1萬!”夢華緊張起來,因為自己身上和家里所有積蓄也只有幾百元。于是,夢華立即給母親打長途電話求助,而夢華立即將家里建房款按夢華要求匯到新秘書銀行卡中。

半個月后,瘦了一圈的新秘書來報社上班了,帶著黑沙。又是幾天后,新秘書突然要求去主任家看看。夢華同意了。由于是夏天,晚飯后,秘書要求在夢華家沖個澡再回去。

夢華的單身宿舍中,放著一個最大號的紅塑料盆。這個來自內蒙古大草原的女孩,邊洗邊哭,大滴的淚水隨著粘在美麗臉龐上的濕漉漉發梢,一起滴噠在已漸漸變涼的澡盆中。“學校已批準退學了,也就不能再賴在宿舍中??墒?,可是主任家也只有一間房!”新秘書悲痛欲絕,自己的命太苦了。

“主任,再要一瓶熱水。”新秘書喊著。坐在出租房前乘涼的夢華連忙找房東,要來一壺熱水。“怎么給你呀?”夢華在門外喊。“你送進來吧!”秘書低著聲音,同時開了門。

“你幫我搓搓后背吧?”秘書低聲要求。夢華激動萬分,卻又手忙腳亂,因為澡盆中的藝術品實在太完美了。夢華顫抖著手,搓完了后背,再搓兩腰,再搓潔白晶瑩的美臀,再往下擦拭著亭亭玉立的雙腿。而澡盆,昔日的牧羊姑娘,卻象一只受傷的羔羊,低聲抽泣。

“后面搓完了。”夢華說。聲音象一聲霹靂,將恍惚中的美女驚呆了。她突然蹲下身子,將雙手抱在胸前,放聲大哭:“我再也沒有媽媽了。”夢華轉到面前,用雙手扳起她的頭,看著美女的眼睛說:“別怕,有我呢!”

洗澡后,新秘書穿戴整齊,要求夢華送她回宿舍。由于洗澡的親近,兩人坐在出租車的后排,夢華先拉著秘書冰冷的小手,看看沒有反抗,干脆就擁過秘書的小臉,還是沒有反抗。秘書的眼淚終于掉下來:“我退學了,沒地方住了。”

又一個周日,新秘書終于搬進夢華的小出租屋,成了夢華的新娘。

 

七、河南美女

 

夢華從看守所的大鐵門走出來時,思念了整整30天的內蒙姑娘又站在自己面前。但是,夢華并不知道,這個美麗的姑娘,已經成為權力的情婦。一半為了家人的生存,一半為了救出夢華。

“我才進去30天,你就背叛了我,太可怕了。”被隔離審查剛放出來的夢華主任又恢復了自信。“喝酒,喝酒,我們先喝酒!”內蒙女孩已經喝得半醉。的確,女孩也該醉一下,這半年她也太倒霉了。母親死了,欠夢華家1萬元,因曠課15天被學校開除了或說好聽點是退學了,男朋友也不知得罪什么人突然被抓起來,要報答男朋友救他出來竟要陪比自己父親還老的人過夜……“我并不愛你,我原來就有男朋友,再說我要將家人都接到北京來……”這個20歲的女孩攤牌了。

一場意外變故,夢華“賠了夫人又折錢”,心里實在不甘,整整兩個月才緩過神來。

萬通新世界商城,是一家大型文化用品批發中心。由于秘書跟不知什么樣的老頭跑了,但生活仍將繼續。夢華主任只好親自來采購辦公用品。

“先生,我是美凱公司的,正在免費試用。”一個瘦肉型美女擋住了夢華的去路。30天的囚犯生活,60天的單身生活,使夢華對女人充滿了渴望。何況還是一個自己非常喜歡的那個類型的美女?“免費試用。”夢華在心里重復著,“就是買又有何懼?身上帶著1000多元,轉了幾圈,還沒有本事花出去呢!”

夢華想著心事,雙腿卻鬼使神差地跟著美女走進一個美容大廳。“怎么全是女的?服務員是女的,床上躺著正在做美容服務的也是女的,另外,還有幾個女的正在吵架。怎么回事?”夢華擔心起來。但是,美女誘餌在前,刀山火海也要闖一闖。

“到小包間,快到小包間!”幾個穿著工作服還別著排排的工作人員熱情地迎上來。“還好,不是妓院。”夢華有點放心,又有點失望。

“我們是一家正規的美容公司,正在做美容推廣。”在夢華躺在床上進行臉部美容時,就覺得女孩們溫柔的小手不斷在自己臉上拂過,舒服極了??上齻冎蛔鲎蟀霃埬?。“什么時候做右半張臉呢?”夢華想。

“好了,做好了,看看鏡子里,年輕多了吧?”幾個姑娘壞笑著圍過來看。“確實對比明顯,左半邊臉是25歲,右半邊臉還是35歲。”夢華在心里嘆服姑娘們的手藝。

“先生,請吧,你可以走了。我們要做下一位了。”一位領班的做出了請夢華出去的手勢。“這樣的臉,我怎么敢出去?”夢華蹦起來,同時也意識到要被宰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呀!”還沒有吃中飯的夢華一聲長嘆。下面的事情也許朋友們都知道,經過一番激烈地討價還價,夢華以560元的高昂代價,完成了右半邊臉的美容工作。

由于商品太多,夢華就眼花繚亂,所以直到批發市場要下班時,夢華才胡亂開始采購起來。“關門了!關門了!”夢華在一陣驅趕聲中,最后一批撤離商場。

突然,夢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沖著一個美麗無比的女孩大喝一聲:“站??!”女孩嚇壞了:“大哥,對不起,我剛從河南財貿學院畢業,今天上第一次上班。拉了一天,也沒拉到做美容的女的。呵,她們提成給我150元錢,要不,還給你算了。”

夢華笑起來:“誰要你的150元錢。要不,你請我吃飯吧?今天被你們氣得中飯都忘吃了。”美女被逗笑了,說:“那你真幸運,你是我到北京認識的第一個男人。”夢華更開心了。

晚餐吃得很晚,美女很焦急,不停地看手機上的時間,夢華故意慢慢地吃,拖延著時間。“我送你上車,我知道你要乘的那路車的站臺,11點都有車。”夢華瞎編著。一直挨到10點,再不走人,自己也沒車回家時,夢華在要到女孩手機號并用自己手機確認后,決定結賬走人。“和我在一起,女孩是不需要花錢的” 夢華自豪地說。

“車站在哪呢?”夢華背著鼓鼓囊囊的黑塑料袋,拖著美女,在大街小巷狂找,不斷地問人,也找不到美女所要去的郊區線路。而美女幾乎要哭起來。“要不,你去我家?”夢華試探著問,接著又補充道“打車到你所說地地方,少說也要200元。”女孩終于抽泣起來:“我沒錢打車,也害怕打車。但我也不會去你家的。”

其實,兩全其美的辦法還是有的。夏日的夜晚,涼風習習,在月壇公園的一個人流不斷的長椅上,女孩找到了歇腳的地方,也找到了一點點安全感。夢華與該美女的愛情,順理成章地從這個長椅上開始了。

夜,已經很深了,大概2點多了,人流漸漸稀少起來,美女也實在困了。將頭埋在夢華的小腹處,沉沉睡去。夢華的下面,也漸漸硬起來,禁不住俯下頭在她潔白無瑕的小臉上輕輕地、輕輕地吻下去……

第三天,美女終于辭職并正式搬到夢華家居住。“我在美凱公司工作三天,你是我唯一的顧客。你說你傻不傻?”美女常笑料此事。“我傻?嘿!”抱得美人歸的夢華幸福地應承著。

“夢華,我的老公,我最親愛的人,我對不起你,我就要走了!你千萬不要找我,而且你找到我也不會再要我了!我是為了錢,為了治好媽媽的腰病,為了妹妹能上學,為了弟弟能出得起娶親的彩禮錢。他答應給我很多錢,現在已給了第一筆10萬元,我也只有跟他回杭州了。”在陪著夢華過了一年清貧生活后,美女走了,再也不回來。

 

八、大款之女

 

“今后再也不能找太窮的。”夢華家人和朋友都提出要求。但是,夢華卻不這樣想。夢華從報社辭職,開了一家小公司,整整半年時間,發瘋似地掙錢。終于掙到第一筆3萬元。有了錢,夢華又開始找對象了。登報紙,上雜志,再求助互聯網,一番折騰后,一無所獲。

“我家有個親戚金小姐,長得不錯,特別是她是朝鮮族,少數民族的,可以生兩個孩子。不過,她只是職高畢業,又任性。”一位從東北來京工作的老大姐介紹著。

“漂亮嗎?”夢華關切地問。“當然。”介紹人肯定道。“我可恨有錢人!”夢華強調。介紹人一楞,道:“當然,當然沒什么錢。邊境人家,能有什么錢。”

按照約定,在一個周六的下午5點,夢華手拿一份《北京晚報》,在北京火車站出口處,在深秋的風里,接一位比自己略高,穿白羽絨服、牛仔褲、高幫皮鞋的小姑娘。

“嘿,你是來接我的人嗎?”一個看起來比夢華還高半頭的女孩問。“我姑怎么不來接呀?”她繼續盤問著。

“你是金小姐嗎?”夢華問。“對呀!怎么了”女孩一高興,用東北方言問,很興奮的樣子。但夢華卻不平衡起來,心里想:“我媽來,都沒舍得讓我來接。差點凍死!”

“車在哪?我東西太重了。”接著金小姐指使著一個小伙子道:“把我的箱子拖過來呀!”夢華頭腦“翁”的一下子,想:“怎么連男朋友都帶來了?”

夢華故作鎮靜,指著站在一旁的小伙子說:“你也介紹一下呀?”金小姐笑起來:“他呀?我也不認識。”接著,對小伙子說:“回見,謝謝呀!哎,你怎么還不走???”小伙子終于落荒而逃。“原來,是個大現殷勤的家伙。”夢華懸著的心放下來,對這個潑辣的東北女孩有了點好感。

“回家吧,太冷了。房間給你收拾好了,晚飯我出來時就做好了。”夢華小丑似地跟在美女后面,進行著指揮工作。一會兒工夫,就到了地鐵口。“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地鐵?我還以為你開車來的呢。”金小姐說。“我公司是有一輛北京吉普,但太耗油,很少開。”夢華回答。金小姐興高采烈起來:“我就喜歡越野車,但我老爸送給我一輛雪鐵龍,不過我也很少開。”

地鐵中,夢華看著這個尤物,卻對介紹人怎么也恨不起來。“怎么收場呢?”夢華大腦飛快地運轉著。

自從金小姐進家后,夢華剛在北京郊區租居的兩居室就更亂了。雖然每人住一室,但由于夢華對金小姐充滿了恐懼,特別對她總沒日沒夜地使用自己的電腦上網聊天和看股市行情恨之入骨。“因為沒有包月,所以你每月不能超過20小時的。”夢華幾乎在央求。但金小姐卻我行我的素,還常說:“大不了我付賬。”

“實在受不了,金姑奶奶每天都在家上網,也不會做飯,我給她300元買菜的錢,她只買水果瓜子,其余都交給飯店訂飯。她出門,到菜場只有2站路,她還要花3塊前打黑摩的。”只一個星期,擔心上網費已幾百上千的夢華就開始向介紹人投訴了。同時,夢華瘋狂地為金小姐找工作,終于一家韓國餐館同意聘用金小姐做迎賓小姐,月薪3000元,包食宿。夢華大喜:“終于可以送瘟神了!”但是,他卻不知道,家里更大的喜事正張開大網,向他撲來。

夢華喜滋滋地下班回家,沒想到金小姐正以更喜慶的心情,布置著從飯店買回的大餐,還有專門打車去不遠的超市買來的紅酒。“終于用到自己的錢了,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再也不需要每天報賬了。”金小姐想。“也不知今天表姑打電話來是什么意思,叫我對夢華好一點,聽話。”金小姐也覺得要徹底改變自己,否則就住不下去了。

幾杯紅酒下肚,夢華鼓起勇氣:“小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不行,我先說,我買的股票大漲,漲停。”金小姐激動地說,順勢在夢華臉上吻了一小口。但夢華急于要趕她走,酒又喝得猛了點,臉上有點發熱,頭還有點轉,竟沒什么感覺。

“我覺得你應該找個工作。正好有個機會,一家韓國餐廳,聽說你是朝鮮族,又年輕漂亮,給3000元一個月,讓你去做服務員。”夢華一口氣說下去。“什么,本姑奶奶去做服務員,笑話,我只喜歡別人服務我。再說,那不把我們東北林業大學金融學院的名聲弄壞了?”“也許喝多了,她竟說起胡話!”夢華想。

金小姐可能是真的喝多了,竟開始哭起來:“我在北京,一個人也不認識,你竟要趕我走?”突然,她沖進衛生間,對著馬桶吐起來。夢華有點清醒了,想:“壞了,一定是那個老太婆給她打電話說了什么。”于是,內疚之心頓生。趕忙沖進衛生間提供周到細致的服務。

“我要撒尿,快幫我將褲帶解開,我吃得太飽了。”美女央求道。夢華心里一陣狂喜,雖然這幾天美女經常穿著睡衣到自己床上來看電視,還將腳伸到被子中在自己腳上取暖,雖然美女夜里上廁所時穿著三角短褲也被自己看到過,但畢竟互相不熟悉,也不了解,所以,根本不敢有非份之想。“快點呀,你倒是快點!”美女催促著。夢華抖抖顫顫地揭開少女最神圣的秘密,又用雙手,抱著姑娘的細腰,往下,順著光滑小巧的臀,摸索著將紅花三角短褲褪下,順勢將美女放在馬桶上。美女緊緊抱著夢華的腰,“嘩嘩”地將所有的委屈一瀉而下。

發生了廁所事件后,夢華將美女拖向她的房間,扔向床上。又將半掛在膝上的長褲短褲一并脫下,扔到沙發上。再一看,上身衣服上,竟還有些嘔吐物,趕忙將上身衣服也全部脫光。才將整個人,塞進被中。“我怕,我冷,抱抱我。”美女半醉半醒,拉著夢華的手不放開。半推半就中,夢華終于上了賊床。

那么,這段姻緣為何不成呢?“那能成得了?娶了我也伺候不起。”夢華說。原來,美女的父親是開金礦的,還有人參場。姑娘還真是林業大學畢業的,不過主要是靠家里的贊助“買”來的文憑。“后來,一個東北過來的小伙子來找我決斗,說我搶了他女朋友。半年后,她在網上應聘到一家韓國跨國公司,底薪7000元。她終于搬走了,我白天地獄晚上天堂的生活也終于結束了!”夢華說。

 

九、甘肅才女

 

高干子弟和大款之女,看樣子夢華都不愿伺候而且也伺候不了。吸取教訓后,夢華決定找一個從農村考上來的大學生,但是又不能太漂亮,防止再跟什么大款跑了。

正好夢華投資搞了一個網站,趕緊就在網上發一個征婚信息吧!你別說,網上反映還不錯,來電話的還真多。但是,夢華卻很失望,因為來咨詢的,好象都是各方面條件都非常好,歲數偏大的。后來夢華聽人講,她們都屬于“剩女”。所以,就通通婉言謝絕。

“請問您是夢先生嗎?我看到你的廣告了,我想應聘。”一個小女生的聲音,仿佛天邊傳來。夢華開心地大笑起來,故作嚴肅地說:“您想聘用多少年呀?”對方“咯,咯,咯”地笑出聲。“我沒怎么談過對象,所以不會說。”對方聲音更小。“我也沒怎么結過婚。”夢華逗對方開心道,對方立即緊張起來:“你究竟結過婚沒有?你與我舅一般歲數呢,如果再結過婚,我家里得把我打死。”“沒有,當然沒有,連女朋友還沒有,和誰結婚?”夢華做出肯定回答。

“八零后小孩,就是好騙!”夢華給朋友們打電話時說:“我剛勾引到一個學計算機的,在摩托羅拉公司。”

在雍和宮大門口,夢華終于見到朝思暮想的小才女。小才女穿著紅棉襖,牛仔褲,清清瘦瘦的樣子,小小的臉,不白,還有幾個雀斑,小小的眼,還戴著小小的眼睛。夢華喜出望外,正是自己要找的那種女孩。

“你怎么老呀,真是39歲嗎?”女孩很失望,要走的樣子。“真的39歲,未婚的。”夢華有點急。

天上突然飄起小雪花,幫了夢華的忙。“我們找個地放坐坐吧?”夢華說。“好吧!看你心很誠的樣子,我就認你做叔叔吧?”女孩憂心地說。“好,好,我可喜歡做別人長輩了。”夢華忙答應。女孩終于覺得安全了,說話聲也大了,膽子也更大起來。

“先生請,小姐請。”服務生熱情地伺候著。“給我女兒,拿瓶熱露露。”夢華吩咐。服務生竟相信了,一會兒,真拿來一罐熱露露。“您女兒身材真好!”服務生繼續套瓷。小才女笑著,做著鬼臉,一副孩子模樣。

飯后,分手時,夢華向女孩要手機號,女孩不愿意給。許諾道:“我考慮三天,如果行的話,我就給你打電話。”

夢華的運氣不錯,第三天晚上,女孩終于來電話:“我剛從西安聘來,在北京,一個人也不認識。”夢華忙發出邀請:“周六到我家來做客,如何?”女孩竟說:“我以后可以聽你的,但你可不許欺負我。”

周六中午,吃完中飯后,夢華在廚房收拾,讓女孩先在房間倚在床頭看電視。電視也幫忙,放的是一個韓國連續劇,一直連續到晚上5點多,天黑了,女孩也只好不回宿舍了。

夢華也倚在床頭,把玩著女孩的小手,并牽引著小手,向自己的敏感地帶挺進。女孩羞紅了臉,但沒有反抗。不久,女孩就正式搬來與夢華同居了。

“他們家實在是太熱愛他們家的20畝地了。”一年后,夢華憤憤地說。原來,女孩家父母堅決要求夢華離開北京,到蘭州找個地方上班,以便能照顧到他們家那塊承包期還有25年的地。

終于,女孩先期回到甘肅在他們縣的電信局簽了5年合同;終于,女孩與一個離了婚的男人結婚了;終于,女孩來了最后一個短信:我懷孕了!

 

十、重慶美女

 

“在我親密過的幾十個女孩中,在我隨時愿意拿結婚證的十個老婆中,她是最拿得出手的。身材、皮膚、相貌、聲音、性格,絕對一流,法律理論水平和英語水平,比我都高。重慶美女,天下一流!”從重慶考察項目歸來的夢華逢人就講,激動得連羞恥心都留在了山城。

國家某部委下屬基金會,需要設立西南辦事處,每年投放扶貧基金400萬元?;蛘邔Ⅻc設在成都,或者將點設在重慶,所以兩地的相關部門和人員,對此展開了激烈的爭奪,但卻旗鼓相當,所以就久拖不絕。這時,已成長為著名信息服務中介機構的中陽信息集團公司,有幸承擔了設點評價業務——在經過實地調查后,向該國家部委和基金會提出究竟將辦事處設在何地及理由工作。為表示對此項工作的重視,集團總裁夢華決定親自出馬。

老光棍夢華,雖然總被女人拋棄,但事業卻蒸蒸日上。夢華擁有政治學、教育學、法律學和經濟學四張文憑,在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社擔任過重要職務,已出版多部著作??上?,隨著知名度的提高,夢華處事越來越謹慎,精神上也越來越被束縛,所以,認識的女孩也越來越少,甚至,除了自己的秘書外,就不認識什么女孩了。

夢華率考察團一行五人,從北京直飛成都。在機場,負責爭取這個項目的美女主任親自開車來接。

美女主任30歲左右,一口京腔,可惜,考察團中,另外四個專家,都是老頭,有一個甚至是80歲的老爺爺了。所以,美女主任決定分而治之。

幾個不愛活動的老頭,被安置在一個高檔賓館中,每天好吃好喝好招待。而美女主任則陪同夢華訪名勝,尋小吃,甚至還安排了在一個古鎮參加客家節大典的嘉賓,與省級領導同排就坐,以顯示地方領導對此項目的極端重視。

短短10天的考察后,夢華等人對在成都設立基金會西南辦事處的理由進行了充分論證,一致認為此位置很好。“我很認同美女主任的能力,但幾個老頭更被哄得團團轉,而且吃人家的嘴短嘛!”夢華心想。而一個老頭則開玩笑說:“夢華已被美女主任迷住,看來要調四川工作了!”

考察團內定,乘火車,到重慶走個過場,就回北京。但他們并不知道,考察團在成都的一舉一動,重慶方面負責爭取該項目的岳主任了如指掌,正在苦尋對策。

“重慶沒有什么古跡資源,但重慶美女可是當地特產。對幾個老頭,美女計可能難以奏效,但是,對于老色鬼夢華嗎……”矮小精明的岳主任想著,從抽屜中拿出一捆沒開封的100元集合體把玩著,繼續想著心思:“只要比成都的那個主任年輕漂亮就成啊,但我們重慶美女太多了,從哪個大學找呢?重大,川外,重師大,對夢總是搞法律的,西南政法大學比較適合,就找個研究生吧!”他終于下定決心。

重慶的美女比成都多,也比成都的更漂亮,這個最簡單的問題,我們的夢中在去往重慶的火車上就發現了。似乎,甚至就是,這列車員都比空姐還漂亮。“我們夢總累啊,主要是眼睛累!”一位老同志打趣到。

“熱烈歡迎各位首長來重慶考察!”岳主任沖上來,緊緊握住每位來賓的手,仿佛就是久別的親人。剛下火車的四個老頭,立即被如此熱烈的場面感動了。只有夢華,由于還回味著昨晚與成都的美女主任如膠似漆的分別場景,現在又見到琳瑯滿目的美女,所以暗自后悔:“30歲的女人,歲數還是有點大。風流一晚還可以,如果要娶,就有點虧。雖然自己已40歲,但畢竟是未婚,找個25歲的大學生,還有賺。好象哪位名人還說過,‘男人30歲以前是次品,女人30歲以后是次品。’但實在記不清了,自己還真有點老了……”也就短短的幾分鐘,夢華的大腦飛速轉動著。

突然,眼前一道亮光,一個仙女一樣的美女,向自己伸出玉雕般的小手,竟拉在自己粗糙的老手上,使夢華全身如過了一遍電流。“歡迎,歡迎吆!”美女輕聲曼語。“這是我們聞秘書,不是‘親吻’的‘吻’,而是‘聞一多’的‘聞’。但我仍認為,即使吻的話,也不能太多!”岳主任打趣著。大家哄堂大笑,氣氛越來越融洽,簡直就是幾十年前就相識的老朋友。只有聞秘書和夢華略顯尷尬,臉上均微微一紅后,連忙恢復正常,但內心深處卻都掀起陣陣漣漪。

美女打量著夢華。只見看起來30多歲的樣子,雖然肚子略有將軍肚趨勢,但身材也算不胖不瘦,國字臉,雙眼皮,大眼睛,胡須雖重,但刮的還算干凈,不酸白,但也絕對不黑,最可人的是文質彬彬,一副學有所成的樣子,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充滿銅臭味的商人模樣。“如果不是去德國留學的獎學金已拿到,這還真是一個不錯的王老五人選;當然,如果不是父母下崗多病希望走前給父母留下點錢,自己還真不想做這種最高檔性交易的買賣。”美女想。

夢華也打量著面前的美女。“仙女啊,仙女!即使美女計,我也愿意上當的。”夢華下定決心。也是,這個詩一般的美女兼才女,每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心動,甚至看到就會有身體上的沖動感。美女不高,只有1.65米的樣子,但體重絕對不會超過90斤。姑娘身材一流,修長筆直的細腿,大約占全身長度的三分之二不到,牛仔褲緊裹著青春洋溢的腿和看著充滿詩一般的美臀,上身是潔白的襯衣,外罩略帶牛仔風味的深藍色小短褂,敞著外衣,一副隨意的樣子。而胸前兩座略略高起的小山,更鉤起男士們的向往。美女腳蹬一雙小巧玲瓏的中跟黑皮鞋,單肩背一很小的黑皮小包,竟是鱷魚皮的,也不知道是從男人世界的哪個戰場,收獲的戰利品。再看美女的桃花小臉,潔白無暇,上面鑲嵌著美麗的大眼,小巧的鼻子和小巧的嘴。由于美女太美了,所以夢華以為自己遇到的是一個極品花瓶。但一頓宴席下來,夢華發現自己錯了。“這明明是個才女,好象法律知識比自己還高點,而自己一直自詡為法律專家的。”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卻知道你為了誰……”美女正為大家一展歌喉,歌唱水平雖不很高,但卻字正腔圓,仿佛每個字都是一滴雨露,落在大家的心坎上。在大家的盛情推舉下,夢華被逼唱了《我的祖國》,又接著主動要求現改編一首老歌“獻丑”:“手拿筷子敲起來,小曲好唱口難開;聲聲唱不盡離婚苦,美女夫人笑開懷。月兒彎彎照高樓,高樓本是男人買;寒冬臘月北風起,女人喜歡男人愁。”一曲未了,眾人已經笑得前仰后合。最后,美女將之命名為《夢華為離婚所破歌》。

由于夢華與美女相談甚歡,不知不覺,已到凌晨1點。夢華突然發現,岳主任說出去與飯店兌帳,然后就在也沒有回來。而那些老頭們也早已不見了。寬大的包間,只剩自己與美女兩個人。“難道真會發生點什么?”夢華期望著。

“先生,我們打烊了。”服務員說。“夢總,我先送你回賓館,然后,我想沖個澡,就回宿舍。”美女說。“好的,好的。”夢華裝醉著,順勢拉住美女的手。

只喝了半斤酒就裝醉的夢華,重重地躺在寬大的床上,除了鞋子外,什么也衣服沒脫。他瞇著眼,看著美女。美女正在猶豫,看樣子既想走,又不想走的樣子。夢華確信,美女正在進行激烈的思想斗爭。“我是有魅力的。”夢華想。

美女終于進洗漱間,接著,水嘩嘩地想起來。“怎么辦?怎么辦?”夢華也在激烈地進行思想斗爭。“假如這真的是一場美人計,自己將怎么辦?而且,這一定是美女計的,如果美女真的會不走的話。自己要不要故意中計呢?”

終于,美女先從小間伸出美麗的臉,看到夢華仍然是原狀,于是確認是真醉了,也真睡了。所以,膽子開始大起來。穿著小短褲,光著腳,更光著上身,只抱了一塊浴巾就出來了。站在夢華的床邊,思忖著。終于開始穿衣服了。

先戴上小小的乳罩,再穿上襯衣,套上外褂。接著,找了自己的小皮鞋,用幾乎透明的臀上的,搭在夢華的床面上,開始往腿上扒牛仔褲……

“籠中的鳥兒就要飛走了!”夢華的心越跳越快,熱血也越來越沸騰起來,下身竟漲得忍無可忍。突然,夢華將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身體后面,插進姑娘的小短褲與皮肉之間,左手順勢一捋,將姑娘壓在身下,姑娘剛要掙扎,夢華的大嘴,已完全罩住櫻桃小口。

美女竟昏暈過去,兩滴大大的淚珠,從小鼻子的兩側,滾落下來……

“事后,你為什么要給我2000元錢?”三天后,與夢華非常熟悉后,美女問。“估計你是個學生,怕你沒錢。我可以供你,一直到畢業的。不會需要你有回報的。”美女笑了笑,竟說:“我是喜歡你的,真的。”

夢華一行,在重慶進行了極其認真的考察和論證了15天。當然,老頭們還忙中抽閑,重游了當地名勝。而夢華,有美女相伴時,就都在賓館的床上。沒有美女時,岳主任就陪著去大街上“打望”。

“重慶真是美女如云,特別是夏日的晚上。”在重慶辦事處成立慶典上,岳主任,還有從成都抽調過來的副主任,既與夢華有一夜之歡的美女主任,等等,享用著夢華對家鄉的由衷贊美。

而地球的另一邊,打工歸來的窮學生聞小姐正在寫日記:“夢華,我最親愛的人,你還會記得我嗎?真沒想到,我的守身如玉的第一次,竟是以2萬元,不應該說是2000元的價格出售的。但好在是出售給了自己喜歡的人……”

 

后記

 

兩個月后,在重慶過得并不開心的美女副主任,辭職了。因為,她終于要嫁人了。而娶她的人,就是沒有向她兌現諾言的夢華。“我欠你的,就用我來還帳吧!”夢華在結婚那天晚上說。

“我就是不服,岳主任,一個小老頭,怎么就比我強了?”美女主任說。“其實,還是不明白真相比較幸福。”夢華心里想。

“還有,你真的與我是第一次?你也太純情了!”美女主任問。“那當然,我們搞理論研究的,認識的都是老頭,老太,不認識女孩子。所以,一直到40歲,沒談過對象,更沒有人愿意嫁給我。”夢華堅定不移。“謊言重復一千遍,就一定能成為真理。”夢華在心里說。

“那,那我太對不起你了。因為,因為,我大二時,有過一個男朋友。有一次,……”美女主任結結巴巴地準備道歉。

夢華忙用右手捂住美女的嘴:“老婆,老婆,沒關系的,我原諒你了,我一定原諒你的。”然而,左手卻偷偷擊向自己的臉:“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今后一定,今后一定要,今后一定要少犯這樣的錯誤!”

 

作者殷巖泉簡介:1968年生,江蘇省響水縣人,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先后就讀于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江蘇教育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和中央黨校;先后就職于江蘇省響水縣雙港中學、江蘇省響水職業教育中心、江蘇科技報社、新華社江蘇信息社、新華社北京信息社和人民日報社。2007年下海創業,擔任服務總動員網(www.tspzc.com)總經理、北京中堅陽光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北京新中賓舍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簽約于河北紅杉律師事務所擔任專職律師。長期致力于前沿理論研究和推廣工作,是三合主義(合理合法合用)理論、國家股份制理論和法制主義社會理論創立者,有《三合主義論》、《政黨興亡理論》、《法制主義社會概述》、《國家股份制理論與實踐初探》、《論先自首不處罰規則在共生罪中的適用》和《從“三合主義”到“聽話學”》等開創性論文收入《我們的奮斗》理論文集。通訊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北里甲11號京華物業樓216室,郵編:100026電話:(01064150046  64131011  13521501588郵箱:yanquan@fwzdy.com歡迎聯絡,成為朋友!

 

服務聯系電話:(010) 65082733   85951712   13521501588   郵箱:yanquan@fwzdy.com
 
北 京 中 堅 陽 光 信 息 服 務 有 限 公 司

2007,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華企互動
特级欧美a级v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