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政府機關取證有訣竅

向政府機關取證有訣竅

 

作者 殷巖泉

 

2017531日下午,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牡丹市場的攤販李某,用刀砍殺市場管理員董某數刀,致董某死亡。李某逃亡中被抓,且拒不道歉,也不賠償。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和法院,一致認定李某犯故意殺人罪;李某和家屬,甚至認為聘請律師辯護都是多余,只象征性花費3000元請了一個律師隨便辯護一下,并且幾乎沒有向一審法院提交對辯護有利的證據。結果大家閉著眼睛,都可以推測出來——遼寧省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852日,以(2018)遼07刑初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我接受河北紅杉律師事務所指派,擔任李某的二審辯護人后,對案件發生背景、案發過程、證據來源、判決依據等進行全面審查,發現被告人李某有可能只是涉嫌故意傷害罪,且符合防衛過當,甚至符合特殊防衛,遂開展艱難的取證工作。

我向李某攤位緊鄰的賣雞蛋、鴨蛋的何老先生夫婦進行調查取證。國家鐵路系統退休的何老先生,作為事發時始終在現場且知曉事件前因后果的證人身份,給我出具了《證人證言》,并愿意出庭作證。該《證人證言》,比較完整地反映了案發經過,現將內容輯錄如下:

我在錦州市凌河區牡丹市場做生意,與外地來的李某攤位相鄰。

2017529日下午230分,市場負責人闞某酒后來到李某攤前,用手砸廣告牌。李某問:“你是干什么的?”闞某說:“我是管市場的。”隨后,他指使董某說:“把攤子砸了。”董某沖上來,就把攤位和廣告牌弄壞了。當場還要亂收費80元,后來經還價收費40元。其實,李某每月交1000元攤位費已經非常多了,不應該再收任何費用。因為其他當地人的攤位,每月攤位費才150元。

2017531日下午230分左右,董某酒氣沖天來到李某攤位前。這時,李某正在按照他們的要求拆廣告牌。董某要沖入李某的攤位內(注:該攤位為3米×3米,每月租金1000元),我用力把他往攤外推,他卻用力把我推到一邊,幾步沖入攤內,一邊罵一邊打李某的愛人趙某,還把趙某的套袖拽下來。

我還看到,董某把脖子伸出來,用頭撞李某。李某就用工具刀砍了他幾下,后來董某向后倒在攤位邊上,當時還活著。

我們牡丹市場當時一直管理混亂。市場承包人蔡某,管理人員闞某、董某等全部管理人員都有前科。董某剛刑滿釋放2個月。他們對我們商戶一直是“吃拿卡要”,每天管理人員都喝酒,酒菜用度都拿商戶的,從來不給錢,就像黑社會一樣?,F在政府已經把他們取締趕走了。該市場現在歸凌安街道直接管理,市場秩序已經恢復正常。

以上全部屬實,我愿負法律責任。

還有一位市民代表趙某,直接寫了《給錦州市領導、公安機關、檢察院、法院一封信》,指出:“廣大市民都憎恨這些地痞、流氓、黑勢力”、“關于牡丹市場這個案件,殺人者就是被逼無奈,好人把罪大惡極的流氓殺了,錦州人民都拍手稱快,都說該殺,是條漢子。”和“呼吁有關領導整頓一下市場,還老百姓一個公道!”關鍵是,該封《公開信》后面,還附有1500多名群眾的親筆簽名及電話號碼。

由于我的取證工作,得到牡丹市場廣大群眾的熱烈支持,很快我便取到包括“可以直接證明李某不構成故意殺人罪”的手機錄像、“可以證明被害人董某正在實施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時被殺”的組合證據等13個新證據。

兩段手機錄像,是一位群眾,“不服一審判決”后,用微信轉發給被告人李某的妻妹的。第一段視頻,證明被害人董某被砍后,還活著。但是,被告人李某并沒有再砍他。而是,讓自己的妻子打110報警和打120搶救。第二段視頻,證明被害人董某,被砍后躺在地上,但腳還伸在食品操作間內。很明顯,他被砍殺的地點,肯定在“外人免進”的食品操作間內。

“九寨玉氏干炸里脊”食品操作間照片和證人趙某、證人高某的《證人證言》組合證據表明:當時,在3米×3米的食品操作間內,除了有5個人外,還有兩口直徑0.6米的大鍋,而且每口鍋里都有幾十斤幾百度高溫的油,正油花飛濺地炸著里脊。被害人董某深度醉酒后,沖進食品操作間,在打了李某妻子趙某后,又伸出脖子用頭頂李某,還邊頂邊叫板“你砍我!你砍我!”而被告人李某的身后,就是自己的妻子趙某和雇員高某,以及正在拉架的“賣香瓜的”高某。所以,此時被告人李某,在“保護妻子與雇工”的潛意識中,進行了“正當防衛”或特殊防衛,構成“防衛過當”。其實,在被害人董某正在進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時,如果有警察在場,也是會被“當場擊斃”。

2018625日,我到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一庭“閱卷”和“提交證據”。主審趙法官提醒我:“群眾提供的證據已經很多,現在還缺少政府機關一個《證明》相印證。”但是,這個政府機關“小證明”,不僅我很難取到,就是法院出函“調取”,有關政府機關也可能“以所調取的證據不存在”為由進行拒絕。畢竟,讓行政機關“自己出證明,證明自己在市場管理上有瑕疵”,并不是每個行政機關都能做到。

“法律,是守護公民權利的最后一道防線。”作為一名專職律師,為了守護“公平正義”和“社會良知”,我也只有知難而上,厚著臉皮去找一個行政機關出具“當時市場管理混亂”的《證明》。

2018626日,我再次回到錦州市。

2018626日上午8點半,我準時來到錦州市凌河區信息公開辦公室,出具律師所《調查函》和律師證,申請復制20176月份或7月份,凌河區政府在“李某殺人案后”,大規模整頓“市場秩序”的《政府文件》。因為剛上班,負責此事工作人員的電腦,還沒有打開,就跑到另一個辦公室去“請示領導”。過了一會,該工作人員回來,對我進行回復:“我們領導說了,電腦里面沒有這些資料。我們政府是做了這些工作,但沒有文件,我們是光做不說的。”

2018626日上午9點,我來到錦州市凌河區檔案局,向凌河區政府信息公開集中查詢中心和凌河區現行文件資料服務中心,出具律師所《調查函》和律師證,申請查閱凌河區政府有關部門在“李某殺人案后”,大規模整頓“市場秩序”的《政府文件》。該中心工作人員提供的“服務”竟然是:“各部門2017年的資料,現在還沒有送來,所以,無法查詢和提供服務。”

2018626日下午2點半,我只好來到錦州市凌河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請求幫助。該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非常熱情地進行了接待,但反復說明:“我們按照市領導指示,做了這些整改工作,但沒有任何文件。請求互相理解!”

最后,我懷揣一線希望,只好請“政府機關倒過來證明”看看。我來到錦州市凌河區凌安街道辦事處,向在“李某殺人案”發生后,接管牡丹市場的基層地方政府機關領導“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請求提供街道提供“對牡丹市場管理好了”的《證明》。終于,該街道辦事處領導同意指示“市場管理辦公室”,向我出具《證明》。該《證明》的內容是:“錦州市凌河區牡丹市場于201791日,由凌安街道牡丹市場管理辦公室管理,管理后秩序井然,正常運行。特此證明!”我們終于可以從這份政府《證明》中,推理出:在李某殺人時,牡丹市場不是“秩序井然,正常運行”。于是,我將該《證明》,編入“證據十四”,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了提交。

實踐證明,律師向政府機關查詢和調取證據,還是很有訣竅的。如果政府部門,實在不愿意提交對其“形象有影響”的證據,我們還可以“倒過來”試試。以上,就是我對案件重要證據的采集過程。目前,對于此案二審將由“故意殺人”被變更為“防衛過當”或“故意傷害”,我信心滿滿。我深信,根據我向法院提交的14份對被告人李某非常有利的新證據,遼寧省高級法院應該會對李某“依法改判”。敬請期待!

 

服務聯系電話:(010) 65082733   85951712   13521501588   郵箱:yanquan@fwzdy.com
 
北 京 中 堅 陽 光 信 息 服 務 有 限 公 司

2007,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 華企互動
特级欧美a级v片